alpha对怎么判断自己是omega还是alpha说我从来没有对你的信息素起反应在哪个漫画里出现?

  之后,傅渊飞很遵守和他的约定,在学校跟他没有多余的接触,需要信息素的时候也和他保持礼貌的距离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这个周末是傅渊飞去参加竞赛的时间,莫临想他们之间的接触应该就止于此了。

  周五,住校生们也要离校返家。

  莫临收拾书包准备回家,走到教学楼下,他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,四处看了一圈,只有来往的学生们。

  瑜恒站在窗前,垂眸望着楼下那个除了长相精致些,别无特色的Omega。

  瑜恒是全校公认好看的Omega不是没道理,他气质有着世家底蕴的矜贵,容貌挑不出一丝瑕疵,除了身体不太好这一点之外,瑜恒在别人眼中没有别的缺点。

  可能就因为身体不好,常年气色稍差,却给他增添了几分易碎的美感,更易让alpha产生怜惜。

  “在看什么呢?”低沉的男声打断了瑜恒的思绪。

  “你来啦,没什么。”瑜恒看向来人粲然一笑,高挑英俊的alpha不是别人,正是傅渊飞。

  “走吧,司机在等了。”瑜恒和傅渊飞两家是世交,今晚是两家商定一起聚餐的时间,傅渊飞才来接瑜恒一道去。

  在学校很少能看到两人走到一起,如今走在一起,围观群众都一脸嗑到了的表情。

  莫临推着自行车出校门,看到的便是傅渊飞很绅士地微笑着为瑜恒开车门,心脏一阵紧缩,恍若一盆凉水临头浇下,整个人愣在原地,看着那辆车离开,消失在视线中。

  心里很清楚是一回事,看到又是另一回事,原来还是会难过的。

  一个周末的时间足够莫临将情绪调整过来,周日的下午收到了来自傅渊飞的信息。

  F:竞赛结束,想邀请你共进晚餐,你有空吗?

  莫临想到周五那天看到的情景,拒绝了,竞赛结束,他的作用也达到了,而且傅渊飞的易感期差不多这后面几天结束。那就这样结束吧,像是做了场梦似的,不过这场梦也足够满足青春期关于喜欢的人的幻想。

  梦中翩跹的光蝶,终会消散于梦醒之后。

  新的一周快过去了,什么都没发生,一如之前,心里有种落地的踏实感的同时,怅然若失之感萦绕心间。

  直到周五这天,莫临放学后去卫生间,在隔间里被临头泼了一盆冷水,上半身几乎湿透。

  放学后学校,学生们都赶着回家,教学楼这边的厕所就没什么人,听到一阵脚步声后,莫临打开门一看人早就跑没影了。

  他在学校里泯然于众,也没和什么人有过仇怨,今天事发突然,但也不难猜测到可能和邓祁和傅渊飞他们有关。

  莫临低头看白色的校服上衣几乎湿透,裤子湿了一些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,只是白色上衣被打湿了有点透,贴身甚至可以透出胸前的粉色。

  掀起衣服抖了几下水,莫临只能狼狈地顶着被打湿的头发和衣服回教室,天气还热,他也没带校服外套来学校,只能回教室等衣服头发干一些再走了。

  路上碰到几个学生,都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他几眼。

  肩膀突然被人按住,莫临回头一看,是邓祁,“没事。”

  邓祁忽然脱下大了两个号的短袖校服套在莫临头上,露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,流畅的肌肉线条,倒三角的身材,路过的两个Omega发出一声低呼,然后目光就被黏上,撕不下来了。

  莫临脑袋从衣服钻出来,鼻间是陌生的alpha的信息素味道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看到光膀子的邓祁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邓祁推着莫临,“赶紧回教室,你看你这样哪里有个Omega的样子。”

  莫临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的衣服虽然还是有些透可是他尽量不让衣服贴身,这样也看不见什么,邓祁这样光膀子在教学楼走着未免太惹人注目了……

  如果说刚刚莫临的回头率是百分之六十,那现在身边跟了个邓祁他的回头率是百分之百。

  莫临想把衣服扯下来,结果被邓祁扯着下摆往下拉。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邓祁忍住不住骂了声,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alpha吗!?”

  莫临和alpha这样拉拉扯扯还被人围观,脸也刷地红了,“你把衣服穿好,我不要!”

  “穿着!”邓祁更倔。

  围观的人没散,反而越来越多。

  突然,围观的人散开,让出一条道。

 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低沉的男声,莫临和邓祁都再熟悉不过。

  围观的人群更兴奋了,校草校霸齐聚一堂,中间还夹了个Omega哎……

  邓祁见傅渊飞来了,也没放开扯着下摆的手,笑着说,“助人为乐。”

  傅渊飞看到头发湿漉漉,衣衫凌乱的莫临,拧了拧眉。

  莫临垂下脑袋,低垂眼眸,好狼狈啊……

  “莫临。”傅渊飞叫出莫临的名字。

  莫临嗯了一声,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“你说你一个Omega,这样子怎么见人。”邓祁还自顾自跟莫临说话,也没注意到两人似乎认识,觉得自己完全没错,这是在照顾莫临。

  傅渊飞面无表情走了过去,扯开了邓祁拉着莫临衣服下摆的手,邓祁愣了一瞬,他以为傅渊飞最多说他两句,没想到傅渊飞会亲自动手,不对,他和莫临什么时候认识的?

  傅渊飞把邓祁套在莫临身上大了两个号的校服扯下来,丢到邓祁手上,“把衣服穿好。”

  看到莫临湿透的上衣再次拧了拧眉,似是很不满。

  莫临低声说,“没什么。”然后转身就跑。

  围观群众感觉今日份的瓜田丰收了,还吃得很饱,这个Omega和校草校霸都认识!而且校霸和校草似乎有点不对付的样子!又好事者甚至拍了照片发到了学校的贴吧里,这大八卦啊!

  说完莫临转身飞奔回教室,教室里人都走完了,莫临关上教室门,趴到课桌上,眼眶忍不住升起热度,泛上潮意。

  本来只是衣服湿了而已,也没什么,知道邓祁是好意,可是经过这一番拉扯,再到傅渊飞出现,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的狼狈模样。

  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,莫临连教室门被人轻轻推开又轻轻关上,然后有人无声走到自己身边都不知道。

  直到一件带着淡淡檀木香气的衣服披到他的背上,莫临才抬起头,委屈的情绪就一阵,没两分钟莫临自己就调整过来了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傅渊飞拉开莫临身边的空位坐下,“你说呢?”

  莫临没说话,两人沉默了一会,才问道,“邓祁呢?”

  “我让他回去了。”

  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傅渊飞问道,又从头到脚扫了莫临一遍。

  “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。”莫临把半干不干的额前碎发往后捋了一下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。

  “把湿衣服换下来。”傅渊飞见问不出所以然,也不再追问。

  “不用,天气热,快干了。”莫临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状态,任谁被泼了盆冷水,又被拉扯、围观一番心情都不会好。

  傅渊飞并不理会莫临的话,忽然伸手抓住莫临白皙微凉的手臂,把他的外套给莫临套上,“既然不肯脱,就穿上外套。”

  莫临挣开傅渊飞的手,把衣服脱下来,丢到傅渊飞怀里,“我不穿!你们alpha做事之前总是不询问别人意见,是只要你们自己开心就可以是吧?”

  这还是莫临第一次在傅渊飞面前发脾气,本来心情就不好了,结果还被众人围观了狼狈样。

  听到莫临这意有所指的话,傅渊飞也沉下脸,“你是不满意我吗?我还不够尊重你吗?”

  莫临鼻音有些重,不满道:“你尊重我吗?你这样什么意思?你们alpha都把Omega当什么,你都有瑜恒了,还这样跟我相处,我是看不出你到底怎么尊重我了!”


  路南还记他来这座城市的契机。

  当年他还在沟里的砖厂搬砖。

  那天,天很晴,万里无云的,天空蓝滋滋儿的像块儿薄荷糖。

  他们沟儿里来了一伙人。那地方好久都没有来外人了。那些人开着黑亮的奔奔车,拽的不得了。

  路南听那些人说。只要能跟着他们走,去大城市,不用掏力气。就能赚大钱。

  沟里人当然都不信。大家都十分朴实。他们赚小钱还要掏力气呢,何况是赚大钱。

  但是这些人开着车在他们村子里一连忽悠了三天。

  总有人被忽悠进去的。

  村里人开始还阻止过,但是路南听不进去。他一定要去大城市。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,现在机会终于来了,他一定要把握住。

  结果——进城就被骗了。他买房子卖地的钱也被那些人给忽悠走了。

 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传销组织。以为自己被骗的钱就是成本。只要肯给他们掏力气干活。总有一天会回本儿的。

  直到一年半前,这些传销组织被***给逮住了。路南才知道自己被骗了。可是那两间瓦房和三亩地的钱早就被那些人给挥霍光了,要也要不回来了。

  组织散了之后,路南两手空空,他已经没有地方去了,浑身上下只有五毛钱,还是从地上捡的。

  要不是那些人骗他天真,他咋会连家里的老本都丢了呢。

  裴济明皱眉看着路南脸上阴晴不定,“你怎么了?”

  路南的思绪被拽了回来。

  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  路南往上晃了晃自己的书包,“我、我不去你家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裴济明觉得可笑。

  路南憋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委婉,干脆直接道:“我觉得你在骗我。骗你什么?”

  “哪有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很多钱的工作。”他背着书包往回走,“反正,反正就是不去了。我回去接着搬砖了。”

  裴济明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,看着小omega离开时拉长的身影,有点烦恼。

  “裴总,要去追他吗?”陈助理在一旁识相的问。

  裴济明摆摆手。“不用。一会儿联系一下一线牵婚介所的秦目天。”

  “裴总,您不是对他不满意吗?”

  “我对他没有不满意,只是他对我不满意。”陈助理问。

  “他对您有什么好不满意的,您去他那里,他们那蓬荜生辉还差不多。”
  陈助理并不是单纯的奉承,是句实话,就秦目天那歪瓜裂枣的小公司,就是需要个有点名气的来宣传宣传。

  “是我给的钱少了。所以工作不到位。”裴济明微微挑了一下眉。

  陈助理探头问:“多少钱?”

  裴济明伸了一个“二”的手势。

  陈助理:“两万还嫌少啊。”

  裴济明:“两百……”

  陈助理把头缩回去,“两百确实……现在租房子中介费都不是这价格,何况两百……”

  裴济明示意陈助理,“给秦目天打***,加钱。”

  陈助理拿出手机时顿了顿,又问:“裴总,你何不亲自追呢?还能培养你俩的感情。”

  裴济明拉开车门坐进去,又开始划拉手机看股市,“钱到位就能做成的事何必浪费时间。”

  陈助理一边打***,心里一边想,钱要是能到位,何必今天专程来看人。

  裴济明做事很爽利,只要觉得这件事情值得,就会立马去做。

  秦慕天拿人钱财□□,第二天一早,就亲自去工地找路南了。

  路南刚换好工作服,背上筐,就看见秦目天踩着高低不平的石子路过来了。

  他一身漂亮的西装,跟这个地方格格不入,还落了一身的白石灰。

  路南找了一块小毛巾,打算给他甩甩。

  秦目天摆了摆手,挨着他坐下了。

  今时不同往日,他是拿着昂贵的的中介费来给总裁找老婆的。
  虽然他不知道裴济明咋就喜欢上这个脏兮兮的搬砖的,但他够敬业,死人也能说活。

  “我给你说的那个媒,你不愿意呀”秦目天直言。

  路南点点头,“他这个人不正经。”

  “怎么个不正经法,你跟我说说。”秦目天循循善诱。

  路南忙解释,“他这个人不踏实。”

  “不踏实?!他还不踏实!”秦目天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理由。

  “他说不用花力气也能挣很多钱,以前我也见过这样的人,他们也这么跟我说。可他们是骗子。都被***抓了。”路南只管以自己的思维来解释。

  秦目天无奈:“你以后可以用多余的工资买一个智能手机,现在的智能手机都不贵。你整个人都已经跟社会脱节了,你知道吗?”

  秦目天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搜索了一下裴济明的信息,拿给路南看。

  路南没看,他拿出了那张被他捏卷了的烫金名片,“我知道他很厉害。可不代表他就不是骗子了。”

  “他跟那些违法犯罪的人可不一样,那些人骗你是违法的。裴总可没有违法。你知道他为什么骗你吗?”

  “我们先不分析裴总的难处,先说说你的。”
  秦目天说得头头是道。
  “如果推掉这个,你已经没时间找alpha结婚了。到时候你发情期一来,你知道这里的alpha多凶残吗?这可不像你们山里,跑山上藏几天就完事了。城市人口密集度高。你不仅会引起一定范围alpha恐慌,你还会被……”

  秦目天表情夸张,靠近路南耳朵悄悄说了一个词。

  路南一下子心惊肉跳的,“那么残忍吗?”

  “弱肉强食的社会就是这样。”秦目天耸耸肩,“而且我知道,你那存的,应对发情期的抑制剂剂量,根本就就不够。第一次发情长达半个月……你……你有时间回你们山上躲吗?”

  秦目天把厉害关系给路南分析了一遍。

  同时,他了解这个恨嫁的小搬砖的,防御心强,可是他的同情心比防御心还强。

  秦目天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,讲了裴总的***和发家史,把人家光明磊落的裴总塑造成了一个没人爱的小可怜。

  “裴总的信息素就是我们传说中的熊猫信息素,BT阳性。只有一种omega可以和他搭配,这样的人芸芸众生里,大海捞针啊。”秦目天说。

  路南捧着下巴听得怪心疼的,“那他只会对我的味道有感觉吗?只有我能救他吗?”

  秦目天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了,迅速同意路南的看法,“信息素是个奇妙的东西,裴总这么多年都没有遇见过合适的,你想想他好容易遇见你,你就是他的救星,他能不下手吗?”

  “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。你自己好好想想。”秦目天又说。
  “反正你俩现在是双向需求,他是你的抑制剂,你是他的解药。”

我要回帖

更多关于 怎么判断自己是omega还是alpha 的文章

更多推荐

版权声明: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。

点击添加站长微信